似蜜桃

许乘月

首页 >> 似蜜桃 >> 似蜜桃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嫡后 宠婢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承剑[修真] 入魔番外 鱼香四溢 女配不想让主角分手[穿书] 诸神的黄昏 第一部 时空历练记[综] 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
似蜜桃 许乘月 - 似蜜桃全文阅读 - 似蜜桃txt下载 - 似蜜桃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番外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一)

齐国在边境大战中多少伤了元气, 按常理怎么也得有几年民生萧条的阵痛期。

但因提前布局得宜,“拥立萧宝珍为储”这步棋走得出人意料又恰到好处,大战后朝局未乱, 各项新政得以顺利铺开。

齐国非但未露明显颓势, 反倒有一种出人意料的崭新活力。

在思潮碰撞、新旧观念交锋中, 举国上下都在慢慢适应男女同窗、男女同僚这类的开先河之事。

越来越多齐女走出深闺,让大家见识到与男子相似又不尽相同的智慧、勇气,甚至力量。

男儿们突然有了更多优秀对手,便也迸发出更胜从前的上进心。

“她们”和“他们”在各个领域同台较量,却也相互裨益。如古老故纸所言:君子之争, 揖让而升, 下而饮, 其争也君子。

少年少女们的意气与热血汇聚成交织,不停冲刷着陈腐朽气,使这个本已危机四伏的国家迅速看到了新生的曙光。

充满生机与希望的氛围如野火燎原, 迅速蔓延至齐国全境。

在这种氛围里,李凤鸣真正对齐国这片土地生出了亲近与归属之感,久违的年少热血也沸腾了。

夏望取士结束后,李凤鸣被任命为“行中书省辖下市舶司汇通督辅”。

次年初,她奉命率船队出行,预计先往陈国,再抵夏, 谈判三国贯通海上商道的相关事宜, 顺带做几十船货物的大买卖。

(二)

齐帝彻底目不能视, 只能遵医嘱安心静养, 事实上已被架空, 年幼的储君萧宝珍名义上领圣谕监国, 但国政事务实际都由摄政王萧明彻率朝臣众议。

说萧明彻是齐国战后新政巨变的真正主导者,无人异议。

在齐人眼中,战后新政以来的每一天,都是新奇的。

但在萧明彻本人看来,自李凤鸣出海后,每一天都是一样的。

时光变得缓慢而钝重,三百次日升月落里,思念被拉扯得无比漫长。

秋夜寂静,长烛莹莹。

萧明彻躺在床上,双手交叠枕着头,定定望着悬于帐中的八角形香包。

这香包散发着一种奇异的果香。仿佛挂在枝头熟透的樱桃,甜中隐约带点微酸。

当年大婚那夜,他就是在这帐中香的气味里,第一次与李凤鸣四目相接、呼吸相闻。

然后,他俩不约而同地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忆起往事,萧明彻唇角轻扬,古井寒潭般的桃花眸中漾起柔暖浅笑,又不免有些懊恼。

那一定是全天下最糟糕的新婚夜。

若早知自己后来会对李凤鸣心爱至此,他……

哎,千金难买早知道。

他翻身侧躺,看着空荡荡的枕畔,越想越悔,悔到心绞痛。

强迫自己闭上眼,在安神香温柔甜美的抚慰下,胸臆间那阵悔痛渐渐松缓。

却又代之以忐忑。

十个月了。按照预定行程,李凤鸣的归期已近。

但这几夜萧明彻愈发辗转难眠,仿佛回到年初刚送走她那时,焦灼不安、患得患失。

他心里很清楚,李凤鸣一定会回来。

因为她选择了归化入齐,又选择了考官,还让她最倚重、最信任的淳于黛、辛茴、玉方入朝各展所长。

这些都在传达她“落地生根”的心意。

但萧明彻还是会不安。

这十个月漫长而煎熬的分离中,他始终回避去深想,李凤鸣在外会遇到什么人、经历什么事。

想多了就会怕她有危险,怕她被异国人刁难,怕她吃不好、睡不好。

又怕她在万事胜意,于天高海阔中如鱼得水、乐不思归。

怕分别久了,她就被外间的乱花迷了眼,忘记雍京城还有个丈夫在等她回家。

(三)

萧宝珍年纪太小,一开始并不明白“从十八公主变成储君”意味着什么。

做了一年多储君以后她就懂了。

成为储君,意味着每日必须完成储君三师布置的繁重功课。

若没能完成功课,或完成得不够好,第二天就会迎来五皇兄横眉冷对的当面督促。

她的五皇兄是摄政王萧明彻。是她如今最最畏惧的人。

五皇兄从不打她骂她,甚至连大声训斥都没有过,但她就是觉得他比储君三师,甚至父皇母后,都要吓人。

每次只要五皇兄拎着她的功课,冷眼漠然,平静又客气地建议,“储君殿下或许可以三思后,试着重写一份”,她就忍不住瑟瑟发抖。

她总觉得,若自己不肯三思后重写一份,五皇兄很可能会提出“脑袋既不用,那就扔了吧”的谏言。

然后,一巴掌打掉她的头。

不过,五皇兄有一点好,只要她认真发问,不管问什么,他都会答。

萧宝珍惴惴觑着坐在一旁翻阅奏折的萧明彻,小声问:“五皇兄,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殿下请讲。”萧明彻停止阅读奏折,抬头看了过来。

他目光微凉,神色平静,与过去三百多天没有不同。

但萧宝珍还是忍不住打个冷战,甚至有点想哭。

小储君憋住眼中水光,娃娃嫩嗓带点压抑颤音:“五、五皇嫂,几时、几时才能回京?”

她记得那年自己在淮王府小住时,只要躲在五皇嫂身后,五皇兄的眼神就不会这么凉。

“预计是年底,”萧明彻抿了抿唇,“昨日早朝殿下也在。行中书令禀奏特使归期时,殿下没有听清?”

“听、听清了的,”萧宝珍垂下小脸,抬手抹了眼,弱声弱气地嗫嚅,“我只是太想念五皇嫂了。我很想她。”

她依稀记得,当年在淮王府小住时,只要有五皇嫂在,五皇兄看起来就没有这么凶。

萧明彻闻言怔忪片刻,垂眸低语:“我也是。”

萧宝珍偷觑他,小声嘀咕:“骗人的。”

“我骗你什么了?”萧明彻送她一记冷漠凝视。

她小心脏倏地一紧,又想哭了。“我听人说,你既舍得让五皇嫂出仕为官,又不拦她出海办差,就是不疼爱她。”

萧明彻懒得问她是听谁说的,只道:“正因为疼爱,才舍得让她出仕为官,才不拦她出海办差。”

“可是出海办差辛苦,又危险。你不担心她吗?”

“担心的。”

“那,往后咱们再也不让她去了,好吗?”

好半晌,才听到萧明彻轻声道:“不好。”

“为什么?你不是说也想念她、担心她吗?”萧宝珍疑惑再望。

萧明彻想了想,提笔蘸墨,写下两行字递了过去。

萧宝珍定睛一看,再也忍不住,“嘤”地就哭了。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傅于天。凤凰鸣矣,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短短二十四字里,就有五个字是储君殿下不认识的。剩下的字认识是认识,但储君殿下并不明白它们连起来是个什么意思。

“五皇兄,你和我说事的时候,能不能用简单点的字词……”

天可怜见,她只是个孩子啊。

(四)

那天夜里,萧明彻做了个可怕的噩梦。

梦里大雪漫天,他站在江畔码头等待李凤鸣归来。

雪天的江风冷到刺骨。他身躯僵直,睫沾薄霜。

他不言也不动,好像完全听不到周遭声音,不知饥寒、不知疲惫。

可是等了很久很久,久到仿佛过完了漫长的一生,他的妻子都没有如约归来。

没有人会知道,摄政王殿下被这个梦吓醒后,抬臂压住了自己泪湿的双眼。

十一月初七,冬至日。

近午散朝出宫,萧明彻才一踏上白玉桥,远远就见桥那头站着朝思暮想了十个月的人。

她站在白玉桥的那头,红衣金绣张扬夺目。

冬阳在她身后投下灿金光晕,如梦似幻,像极了羽翼。

霎时间,天地寂静。

萧明彻再听不见旁人的声音,甚至看不到周遭的人或物。

他如坠梦境,恍惚迈着缓步,很轻、很慢地向着那个身影走去。

没法子,这样的梦,他已经做过太多次了。

每次急切奔过去想要将那个心心念念的身影拥入怀中,梦就会醒。

这次他想试着别那么急,以免早早惊碎了梦境。

可这次的梦境却有点不同。因为桥那头的李凤鸣竟也举步向他走来。

他的心像疯了一样激烈冲撞着胸腔。

有些眩晕。甚至有点脚软。

于是他停下了脚步,站在桥上,不知所措地看着那张心心念念的笑脸越来越近。

她清瘦了些许。无脂粉妆点的肤色似覆薄蜜,不是从前那般一看就养尊处优的矜贵白皙。

笑容却是前所未有的恣意舒张。

乌眸更是水润灿亮,好像天地间所有的光全落进了她的眼底。

李凤鸣走到近前,笑音清脆:“岚城大雪,河道结冰,船队要晚些才能抵京。我担心京中也要大雪,就先骑马赶回来了。”

“从岚城,骑马赶回来?”萧明彻怔怔凝望着她,眼眶微热,“很辛苦的。”

李凤鸣笑着冲他飞了个媚眼儿:“是辛苦。可我家中有位冰块脸的娇娇小郎君,一到大雪天就总要我护着哄着。”

萧明彻猛地将她抱进怀中。

惊人的热烈与温软填满了他的怀抱,也填满了他的胸臆方寸。

他像一根攀丝藤,拼尽全力将她捆缚在怀中,拼命汲取着与记忆中相差无几的恬淡馨香,再将呼吸尽数缠进她温软的鬓边。

他故作恶声恶气:“你哪来的娇娇小郎君?”

李凤鸣回抱住他的腰身,乐不可支:“这不就是?明媒正娶来的,可会撒娇了。”

“谁在跟你撒娇?”萧明彻轻笑出声,怀抱收得更紧,却半点不敢睁眼。

这个梦过于真实,过于美好,他不想醒来。

可他怀里的人清楚地告诉他,这不是梦。

“萧明彻,我提前回来,你欣喜若狂,这很好。”

李凤鸣挣扎无果,只能将赧然红脸藏在他怀里,闷声发笑。

“但这众目睽睽的,你若不给自己留几分矜持威严,今后还要不要在百官面前做人了?”

萧明彻闻言,右臂依然紧紧缠绕着她的腰肢,左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上她的唇。

以实际行动回答,他是无所谓在百官面前做不做人的了。

宫门外的白玉桥头,众官纷纷惊骇且尴尬地转身,沉默屏息,回避直视这一幕。

言官高鹤年也红着老脸和大家一同背过身去,恼火咬牙:“乾坤郎朗,众目睽睽,堂堂摄政王竟在宫门前白日宣/淫!”

太猖狂了,明日上朝就弹劾你!

(五)

是夜,淮王府北院空无一人,就连值夜的护卫们都自发撤到了院外。

不是他们玩忽职守,实在是久别胜新婚的二位殿下过分了。

沐房里,浴桶中的水已翻涌一地。

水雾蒸腾中,急切的喘息与压抑的哼吟交织,水声人声奏出满室靡丽。

李凤鸣回头,水眸迷蒙觑向那仿佛不知餍足的饿狼,气息几近破碎。

“若早知你会这么疯,我就该晚点回来。”

萧明彻低头咬住她的耳尖:“傻不傻?那样的话,我只会更疯。”

还能更疯?受不住受不住,免了吧。

李凤鸣泪流满面,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欢愉。

良久过后,浑身虚软、四肢无力的李凤鸣被萧明彻抱回了寝房。

锦被之下,两人密合相贴,怀抱之间不留缝隙,分不出是谁的心跳如擂。

久违的亲密相拥,只是喁喁谈些不着边际的闲话,竟比先前那场堪称激烈的沐房合帐更令人沉醉。

萧明彻沉嗓带笑,犹如微醺:“你早前命人传回的消息,说姬平君给你出了个难题。她对你做了什么?”

上半年时,李凤鸣在陈国的交易和谈判都很顺利,之后到了夏国,就遇到点麻烦。

从前李凤鸣听说过夏国女帝姬平君的许多事迹,对她颇为敬仰。

此次当面交锋过后,李凤鸣不得不说一句:人,都是有很多面的。

谁能想到,年近四旬的女帝,偶尔胡闹起来,那也是把好手。

李凤鸣将脸贴在他的颈侧,感受着他的脉搏,沙哑慵懒的笑音含了点不自知的媚。

“三国贯通海上商路的事,她起先死不松口。后来提了条件,说只要我肯接夏国相印,她立刻就签国书。”

“姬平君用国相之位留你?”萧明彻难以置信地嘀咕,“总觉得你在吹牛。”

不是说李凤鸣受不起一国相印。

可姬平君执掌夏国十几年,向来以稳重老辣蜚声于各国。试图以宰相之位挽留一个别国到访的官员,这不像姬平君会做的事。

“真的,我骗你做什么?”李凤鸣得意地眯起眼,笑哼,“她眼睛毒,谈判两场下来,就已笃定我可堪大用。不但许我相位,还使美男计。”

“美男计?”萧明彻阴恻恻笑了。

李凤鸣在他怀里蹭来蹭去:“自信点。其实姬平君给的那些美男……唔。”

得意忘形,言多必失。说的就是她了。

“呵,呵,呵,”萧明彻冷笑三声,“那、些、美、男?说清楚,具体几个?”

这酸味之浓郁,顶风都能飘出十里地。

“哎呀,你管他几个呢?反正我一个都没收。”李凤鸣伸出指尖轻挠他的下颌。

“是真的,我就看了两眼,话都没和他们说的。”

萧明彻被她安抚得很是舒适,不自觉抬高了下颌,却还是眯着眼,语气酸溜溜。

“看了两、眼。呵呵,好看吗?”

“没你好看,”李凤鸣笑倒在他肩头,“别总捧醋狂饮。你就不问问我如何脱身的?”

萧明彻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到底还是顺着她的意思,忿忿学舌:“如何脱身的?”

“夏国想要岛国摩诃特有的一种寒铁矿。但夏国往摩诃得从咱们南境过,一不留神就会与宋国海师杠上,姬平君很忌惮这个。”

李凤鸣挑眉,笑意狡黠。

“富贵险中求。明年我替她跑一趟摩诃,三十船的量,按夏国市价卖给她。”

她已打听过,那种寒铁矿在摩诃俯拾皆是,况且齐国市舶司的船不是民间商号可比拟的,三十船的量,按夏国市价结算,这利润非常惊人。

“而且还可顺藤摸瓜,看看姬平君到底要拿这种寒铁矿搞什么鬼。我怀疑是夏国在大型火器铸造上有重大进展。”

萧明彻默了默,半垂眼帘,长睫在眼下拓出一片小小阴翳。

“也就是说,明年,你还是想亲自率船队出海?”

李凤鸣笑吟吟歪头觑着他,不答反问:“你不希望我再出去了?怕我有危险,也怕我在外招猫逗狗?”

“嗯。”对这几个问题,萧明彻倒是坦诚得很。

李凤鸣笑意更深:“那我明年若再提请出海,你会阻拦吗?”

以萧明彻今时今日的地位,若他发话,市舶司绝无人敢让李凤鸣出去。

萧明彻闭目:“若你想去,我绝不会阻拦。”

“这么好说话?为什么?”

萧明彻并未作答,只温声笑问:“你是不是还不困?”

这笑里藏刀的问题让李凤鸣警铃大作:“困了困了,睡了睡了。”

(六)

萧明彻不希望李凤鸣再亲自率船队出海,却又表示只要她自己想出去,他绝不会阻拦。

个中缘由,他没有解释。

等到数日后李凤鸣在萧宝珍案头看到一张纸,顿时恍然大悟。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傅于天。凤凰鸣矣,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这是五皇兄教我的,”萧宝珍笑眯眯对她献宝,“其中有几个最初我不认得,如今都认全了,又请教过三师,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李凤鸣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尖,眼眶微烫:“明白什么了?说来听听。”

稚气的储君奶声奶气,抑扬顿挫:“凤凰若想展翼,那就给它万里晴空;凤凰若鸣声欲歇,那就给它高岗梧桐……”

李凤鸣眼中浮起薄薄潋滟,唇角却弯成最甜蜜的弧度。

世人都说,婚姻就是合两人为一人。

偏有萧明彻这傻子,不用婚姻之约为缚绳,宁愿自己咽下担忧与不舍,忍受长久分离带来思念的煎熬,也要让李凤鸣始终是李凤鸣。

这是何其珍贵的心意。

回府的马车内,李凤鸣坐在萧明彻腿上,食指挑起他的下巴:“说,你是不是心爱极了我?”

这单刀直入的提问让萧明彻猝不及防,耳尖霎时起火,一路燃到脖子根。

他略偏头,避开李凤鸣灼灼的目光,笑哼:“废话。”

那年他为了挽留李凤鸣,曾立过一张仿佛闹着玩的字据——

【契约 立绝契约人萧明彻,愿将名下所有供李凤鸣自取。此生凡我所有,凡你所需,尽付。】

他做到了。

萧明彻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妍丽笑脸,眼底眉梢绕着缱绻暖色,千言万语都在其中了。

李凤鸣粲然笑开:“好了好了,不吓你了。明年我不会亲自去摩诃,往后也尽量不走来回超过半年的航程。”

“那岂不是,最远就只能到夏国?”

“对啊。”

萧明彻略有警惕:“李凤鸣,你笑得贼眼溜溜,是想说什么?”

李凤鸣捏住他的下巴,笑哼:“想说,往后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夏国招猫逗狗。君美甚,夏国小郎君不及你。”

“哦?是吗”萧明彻并没有很开心,“那度扬斐呢?战开阳呢?岑嘉树……唔。”

红唇封缄,蜜甜对醋酸,纠缠驳杂,顺着车帘缝隙散入凛冬寒风里。

放眼天下,只有你愿一次次送我踏上浩荡前路,让我去看天高海阔,山河壮丽;也只有你会沉默地为我守着归途港湾,让我不会无枝可栖。

君美甚,春风软,夏月明,秋花盛,冬雪融,四时繁华都不及你。

※※※※※※※※※※※※※※※※※※※※

注: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傅于天。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出自先秦诗歌《卷阿》

感谢在2020-09-05 01:16:52~2020-09-11 03:17: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阿纹家的头头鸭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头头家的阿纹鸭、舰长,星辰大海要吗、糯米蟲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小裤衩 4个;声息Dream 2个;鱼崽儿、点点是满满、凌衍、明湖、麒麒子、木昜、居一橙、落幕以后。、梓非渝、忧郁的仙女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10个;市民王大爷 4个;流水载落花 3个;PTX、到此为止 2个;百香果薄荷气泡水、火炉冒泡、粤白、子夜望星、Lethe、同行有我、Mima_喵、空竹、千宝絲絲、看文要花钱、婉婉、米大、蔚藍之歌、阿梨Joy、小碗酱、小步鱼曲、是可爱希吖、小院子、春季限定兔叽灯、SerSpencer、小青山、吱吱唧、出来放风的孩儿妈妈、二宝、30135210、废喵一只、33029lxt、桃菲斯、28827765、木昜、罐装快乐加冰、茶蓝、矜渝儿、Among健文、云片糕、向向、37120814、vicky、MOMO、果果陆、Li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是可爱希吖 109瓶;春季限定兔叽灯、云片糕 98瓶;云间小鬼 60瓶;那天惊蛰 50瓶;芽色的清茶 45瓶;蹦跶蹦跶的胖达、到饭点了吗、阿雅、meteoraaaa 30瓶;real凉虔 26瓶;一朵霸王花0428、米莱楚、华如风、SerSpencer、小朋友丢了、喵乐、空庭、只想睡觉~、年年岁岁 20瓶;芩枳 16瓶;雪宝宝 15瓶;柚子灰 14瓶;声息Dream 13瓶;酥肉君 12瓶;41066108、13725527、yutooo、果果陆、xyhc、起名废的小宝贝、桃子、楼尽欢、近水妖、8857844、Orion、装也要装得像、赠我一曲菩萨蛮、西铭、啦啦啦哈、沉沉 10瓶;平生顾顾平生 9瓶;34411841 8瓶;斑马布吉岛 6瓶;Laughahahahaha、苏家老二、醉美不过流年、TingChen、这个作者我睡过、Li琦、40773536 5瓶;姓墨的 4瓶;浮力 3瓶;我想粗去丸、YALUJI、36248858 2瓶;Lauer、Cieletbleu、一只玉米、华少、46227078、时七十二、子夜望星、清风栅栏的画作、锦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似蜜桃》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千军万马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千军万马!

喜欢似蜜桃请大家收藏:(m.qjwm.com)似蜜桃千军万马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万界之无敌反派 帝霸 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 硬核厨爸 最强龙婿 第二十八年春 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 万古神帝 寒门崛起 天下为聘:盛宠嚣张妃 巨星问鼎[重生] 魔血魂帝 我的网恋对象是明星 第一序列 诸天最强万道钓皇 大奉打更人 英雄联盟之世界冠军 快穿:黑化BOSS,撩上瘾 神秀之主 完美世界之武魂
经典收藏 公主,恋爱吗 不计其庶 神医弃女 天道无所畏惧 墨镯 亡灵召唤:天才大小姐 我靠写同人称霸世界 灵无邪 重返王侯家(重生) 农家媳妇 荒海有龙女 大行妻道 太子打脸日常 和暴戾太子长得一样 贵妃娘娘没有心 师父他太难了 重生之宠妻如命 三生三世菩提劫 琉璃心——双程 炮灰女配的极致重生
最近更新 神魔之玥上为尊 [综]被迫成为咸鱼之王的那些年 大佬她一直在作死 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 仙灵花圃 我在仙界种田苦 我在魔界搞基建 妾无良 消除你的执念[快穿] 技术型工种(快穿) 神医弃女 封敛雪印 白氏药庐 解怨司[穿越] 笑闯江湖前传 吴语修真记 摘仙令 无限王座 悲剧发生前[快穿] [综武侠]刀剑红颜录
似蜜桃 许乘月 - 似蜜桃txt下载 - 似蜜桃最新章节 - 似蜜桃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