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青铜穗

首页 >> 金粉 >> 金粉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乘鸾 重生嫡女有空间 闺宁 六宫凤华 以嫡为贵 养帝 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 画春光 龙图案卷集·续 天下师兄一般黑
金粉 青铜穗 - 金粉全文阅读 - 金粉txt下载 - 金粉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第582章 是故人啊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泸州的夏天十分炎热,而且暑期很长,入了秋还热气烘烘的。不过七石镇三面环山,山上树木葱葱郁郁,还有小溪穿过村庄,暑气也被过滤掉了许多。

没有山的这一面视野开阔,驿道贯通南北,大路两旁是大亩的良田,种稻米和蔬菜的都有,每到夏秋季节,稻花香飘十里。

裴家地处镇子南面的月山脚下,背靠小山头,面向的正是驿道这边。

乡下地方大,建的房子也大,前后三进,工艺与用料不能与京城相比,但实在可以让人住的很舒服。

余沁搬了张躺椅放在门外土坪上,然后虚扶着裴寂出来坐下。

土坪地势略高,边缘种着一株梅树和一株栗子树,这时节梅树只有枝叶,栗子树上的累累果实已经压枝。

裴寂平常最喜欢清晨坐在这里乘凉,看看远处的晨曦,或者也看看土坪下咩咩叫唤着吃草的羊群。

回泸州已经两年,他伤基本大好,至少在田野里踱上几个圈回来,已经不再喘。余沁的心情也透着快活轻松:“我去看看今儿蓉娘做的什么早饭,去给公子端来。再泡壶茶。”

蓉娘是余沁的娘子,泸地本地人,去年成的亲。

裴寂靠在椅背上:“煮碗寿面吧,茶就泡昨儿徐幽买回来的银针。”

余沁在门槛下停步,扭头看了一眼他。

裴寂算是个十足的文人,他爱琴棋书画诗酒花,也爱茶,但自从伤重醒来后,就鲜少喝银针了。

余沁颌首进了屋。

清里的空气是夹着湿意的清凉,裴寂抬目望远,望过去的方向再往前千余里,那便是京城。

今日十月初一。

这两年闲居乡野,对时间的流逝他本已不那么在意,但这个日子,他又用心记得。

养母过世后他去了苏杭,因为彼时徐幽和梁翼去了嘉兴明家,后来在会馆里结识了绸缎商洛永,之后便搭乘他的商船进京。

过去那十几年,他的养父母,以及被亡父托孤的那些旧属,没有一个在敷衍他的成长,只有他有得力的头脑,有足够高强的武功,才能够防身,能够完成他们坚守的复仇之业。

他也是他们的首领,有带他们走到太阳底下的责任。

然而如此栽培所导致的,是让他同时也保有了独立的思维,他始终不能对李晏两家那桩狱中案释怀。

他进京,是为报仇,也是为找一个真相,又或者是为自己被控制的人生做一个了结。

可明明他是在洛永的牵线下才认识的南风,却不知怎么又变成了他在竹心庵偶然遇见的她?……

韩拓给他的重击,他自认是活不下来了。却没想他魂魄入了梦,那场梦里,她站在梅树旁的石阶上,一脸清清冷冷,眼角眉梢全是疲色,却仍在好奇地打量他。

又不知谁在耳边告诉了他李晏两家在梦里的现状,靖王妃早就死了,晏家兄弟阋墙,斗得你死我活。而李家这边李存睿死了,李挚也重伤在床上。

晏家的事他猜到是韩拓为之,只是本以为英枝没有成功,原来又已经得手了?

李存睿的死因和李挚的后果他依稀中也在怀疑,因为这太巧合,也太像韩拓的作风。

如果李晏两家没有存下蹊跷,那么这样的结果他是该乐见的,但毕竟他没有确定,他不知道李晏两家是不是罪魁祸首。

而如果他不需要确定,自然也不必涉险亲自进京筹谋了。

他不确定韩拓与李晏两家究竟有什么仇恨,以致下此杀手。但李南风在竹心庵对他的驻足关注,依旧让梦里那个他心动了。

他看到了契机,他所掌握的证据直接指向李晏两家,她是太师府现存最有影响力的掌家人,跟她结识,对他查清楚真相只有益处。

于是他看到了自己在她面前表现的无懈可击,也看到了他在背着她时紧锣密鼓的查探。

以及还有,那一股熟悉的心绪……

裴寂自认坦荡,却也没有想到梦里的自己需要万般遮掩着不知何时生起的这一番心情,在她清冷的表象之下,她内心火热,不拘小节,不拿世家闺秀的架子,跟他的话题从民生经济到琴棋书画,从山珍海味到爽口小菜,无所不谈。

他不知是否自己阅历还少,长这么大竟头一次遇到一个能与他同席吃饭,且还如此投契的人。

再后来她想招他为婿,为此做了许多让他哭笑不得,却也无比可爱的事情。

他纵然一时也难以接受入赘,终究也割舍不得这么样一个人。

但横在他们之间的是道鸿沟,如果说最初想探知真相不过是为了求个磊落,那么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已转变成为想维系这层关系的渴望。

他希望他的猜想是对的,李晏两家的世仇有疑,而这个疑问直接也关系到郑王府的血案。

他希望李家不是他的仇人。

他加快了调查的速度,但一个人闷头查案的速度远没有这一世借助李存睿和靖王双方努力来得快速有效。

并且因为他的急切,终于也暴露了行踪——韩拓发现他在京师,来找他了。

他不认为自己需要接受韩拓的控制,他的目的只在复仇,如果李家不是他的仇人,那么他跟李南风在一起,没有什么不对。

两人不欢而散。

韩拓走后第三天,李夫人也来了。

“你姓什么?”

她一开口,他就猜到了这是韩拓找过她了。

“你也不容易。”这位高贵的夫人说,“我给你一千两银子,你离开京师好好生活吧。永远也不要再回来。”

“南风知道吗?”他问。

“她不需要知道。”她的目光凌厉。

裴寂没有吭声。他知道,若南风知道了他是谁,那势必别的人也会知道。那么李家会变得很被动。

这位夫人,是想让这个秘密烂在她肚子里。

“我不会害她。我没有别的企图。听说皇上很英明,我只要查清楚所有的事情,便会主动交代身份。”他这样说。

“那你凭什么认为你交代了身份就配得上她?”

裴寂被问止在这个问题前。

以他的身份,即便是当朝皇帝能接受他,也顶多算是个白丁。何况,他又有什么把握,当朝皇帝不会因此忌惮防范他呢?

他的确是配不上她。

更且,李夫人言下之意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那么如果他执意强求,南风定然也会知道。

李家父子的下场是韩拓造成的,而他跟韩拓是盟友,即便他没参与,南风能不存芥蒂吗?

更何况,她也并非是喜欢他才想招他为婿。

可他还是想争取看看,于是跟李夫人约好考虑三天。这三天里,他见了一次李南风,在她再度提及这件事的时候,他点点答应了她招婿的提议,然后去找韩拓。

他与韩拓,似乎注定就有这么一战。他不能容忍韩拓再操控他,韩拓也不能容忍他这个幌子脱离掌控。

他带了余沁明澈他们去,那一夜也是打得昏天暗地,他眼睁睁看着余沁和明澈他们一个个倒地。

他没有死,他被韩拓锁进了马车,拉回了赁住的小院。

李夫人按约定时间来找他的时候,他透过门缝看着她端坐了一个时辰后离去。等李南风再到来的时候,他又透过门缝看到了她崩溃而焦灼的脸。

而韩拓呢?他就伏在无力引起她注意的他耳边,趁着他肝肠寸断的时候,将郑王府血案始末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

……

“公子。”

余沁端了茶点到来,目光落在他眼底的一线莹光上。

裴寂垂眼,接了茶,茶温已晾到刚刚好,先嗅一口,让茶香入鼻,一时却又没喝。

这是她最喜欢喝的茶。

前这些尘往事……竹心庵里醒来那瞬间,他像是从千万斤的巨石下走出来,疲惫到无以复加。

梦中的大恸大于一切身体上的疼痛。他明白了她乍见他时的那声“故人”,也明白了这一世世事缘何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更明白了他身份暴露后她的态度转变——

即便那是一场梦,梦里的记忆也已经化进了他的骨子里。

曾经的确有那么一种可能,他得到了她的欣赏和认可,他距离那个离他的心最近的她,也不过只有一步之遥。

但这一场情缘终究毁在他与韩拓缔结盟约之上,那一念之差,令他与她彻底无缘。

他知道,她打的那个小算盘,不过是看上了他的几分才学,看中了他有本事帮他撑着李家,何曾是因为真心喜欢他。

可他不计较啊,若他们能在一起,到底他是夫她是妻,将来与她死后同葬的那个人只能是他,尚未动心又何妨?

但他终是没能有机会帮到她。

梦里的遗憾和愧疚,已然变成回忆里的一个影子,他不会再挂怀,她势必也不会在乎前世未尽的那个可能。

但这却不影响他承认她口中的“故人”身份,在她的生日里,悄然寄予这样一份思忆。

“公子,徐叔接到秦王世子的来信,信上说,晏世子与县主的长子,上个月已做了满月宴。贻世子转呈公子的贺礼时,晏世子很高兴,说等小哥儿满了周岁,便带他回江南祭祖。要是碰上天气好,就绕道泸州来拜访咱们。”

余沁垂下眼睑,恭顺地禀道。

裴寂静顿三息,望向远方朝阳的双眼里,浮动着温暖的光芒:“那敢情好。”

……

喜欢金粉请大家收藏:(m.qjwm.com)金粉千军万马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我的极品小姨 小阁老 武神血脉 纯阳道君 火影之日向新传 我的极品美女老板娘 坤宁 极品调教 剑来 许你万丈光芒好 超品战兵 诡道诀 爆宠前妻:老公,不可以 足球教练 万古大帝 豪婿 [重生]美丽人生 探虚陵现代篇 都市极品医神 致命谎言
经典收藏 张屠户清穿记 弃妃的怒放 绝宠医妃:腹黑残王追妻忙 田园好夫宠娇娘 金牌王妃 大府小事 盛世谋臣 神医嫁到 权妃之帝医风华 王府里的小娘子 摄政王的小宠妃 山河不长诀 黄半仙=活神仙 厨娘当自强 金枝如血 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 荣宠田园,屯粮皇后 重生之锦绣嫡女 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 欢恬喜嫁
最近更新 仙梦红尘录 嫡女烟雨 皇上别闹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孤王寡女 武将宠妻手簿 农门锦绣 大讼师 我爱种田 无处不飞花 清和 带着淘宝到古代 药香逃妃 败絮藏金玉 重生嫡女悍妻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娇医有毒 嫁偶天成 天才嫡女,废材四小姐 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
金粉 青铜穗 - 金粉txt下载 - 金粉最新章节 - 金粉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