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

爱吃香瓜的女孩

首页 >>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 >>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快穿,主神,请爱我 将军不挑食 星际鱼生 快穿生涯:男主男配慢慢来 在求生游戏里疯狂摸鱼 星际第一农场主 快穿之拒送金手指 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德萨罗人鱼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 爱吃香瓜的女孩 -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全文阅读 -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txt下载 -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最新章节 -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 []

第296章 我们一起到生命的尽头(大结局下)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宇小星被黑洞吸去,她望着白崇祖,用意识跟他说:“你逃不了的。”

在刚才漫长的时间里,他们已经不知坠向哪片星系,那些怪兽不可能找到它,而它最多再承受十分钟的辐射。

白崇祖没有回答她。他静静看着她坠入黑洞,就停在那里没动。

没多久,一艘千万级飞船向他飞来。

白崇祖从散发着光的飞船底部进去。

底部入口关上,在异族最后一艘飞船准备离开这片星系时,被一道长虹耀眼的白光激中,不过几秒就消失这宇宙中,连灰烬都没留下。

紧接一艘、两艘、三艘,帝国的歼星舰,伴随着无数飞船战机出现这片星系,比这宇宙里的星辰还要气势磅礴。

可惜无论他们人再多,都无法在这里找着王子妃半点踪迹。

诺克望着那片群星闪耀之地,苍白的手轻放在玻璃上,眼里宁静又荒芜。

傅雷在全息屏上找什么。

整个歼星舰上的指挥中心是静谧的,只是机器偶尔的运转声。

芜城没什么情绪。他转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眼神深邃孤寂,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许久后。

A看诺克和芜城,艰难的讲:“王子妃没在这里。”

老K还在星图上搜索。

武哥看外边,又看沉默的芜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将话吞下了。

诺克转身回到傅雷身边,在他看过来时摇头。

这时亚迪的视讯进来。

傅雷主动问:“亚迪将军,有结果了吗?”

亚迪向他们摇头:“我集结了所有原力拥有者,均无所获。”

A问他们。“王子妃有没有可能不在这片星系?”

傅雷讲:“1光年内的星系全都搜索过,没有王子妃的下落,也没有任何飞船和舰队在这个时间经过这里。”

“有没有可能是进入另一个时间了?”

傅雷摇头。

“或者是另一个维度?”

A他们在努力寻找可以证实王子妃凭空消失的论点,芜城却未置一言的起身离开。

诺克和傅雷看他背影,脸色更凝重。

过了会儿亚迪对傅雷讲:“寻找王子妃重要,但贝塞尔的重建工作同样重要。”

傅雷讲:“我知道了亚迪将军。”

“这正是我接下来说的。”亚迪神色又严肃了不少。“请叫亚伯上将上线。”

这是要多方会议了。

傅雷没有指令也没有动作。

诺克向A点头。

A联系地面的亚伯上将,告知他意图。

亚迪在跟亚伯上将打过招呼后就讲:“从现在起傅雷将军被无限期停职,贝塞尔的一切工作都交由诺克上将负责。”

指挥中心的人突然听到这话,都震愕的看向视讯里的亚迪大将军。

现在这个时候换下大将军,太快太让人措手不及了。而且正是战后乱荡时期,贝塞尔的重建工作何等重大,怎么说换人就换人?

但这是奥斯顿·亚迪大将军的话,显然这是经过陛下以及圣札架利·明德大将军的会议,由他来转达的这个事情。

而对A和武哥他们等人的惊讶,傅雷则没什么情绪,不知这个决定是对他不重要,还是他早就有预料到。

亚迪望着傅雷,敬重又正式讲:“现在请你交出大将军的权杖和权限,即时生效。”

傅雷仍旧保持他的姿势,他对峙着亚迪。

大约两分钟后。

傅雷什么都没有说,将身份卡和权限权杖放桌上。接着他起身离开主位,临走的时候看了下亚迪和诺克。“在没被逮捕前,我可以出去走走吗?”

亚迪讲:“在这之前,你可以去帝国任何星球。”

“谢谢。”他说完对诺克讲:“我要去旅行了,别太想我。”

诺克向他颔首。“记得报平安。”

和平的完成缷任,和平的送走一位老友。

诺克没有去动桌上的东西,他对亚迪讲:“感谢亚迪将军和陛下以及圣札架利大将军对我的厚爱,但这个职务我恐怕不能胜任。”诺克示意视讯的另一端。“亚伯上将挺适合的。我与外界脱离太久,不知道当下的年青人喜欢什么,他们想要的新家园又是什么,所以还是把这个任务交给年青人去做吧。”

诺克轻松调侃的说完,语气一转。“亚迪将军,我现在只想找到女儿,其它事对我此时来讲都不重要。”

他这理由充分,可以说是情有可原,无法反驳了。

亚迪想了下就讲:“好吧。诺克上将你暂时负责搜救王子妃的工作。亚伯上将。”

“在!”

“贝塞尔的战后工作由你全权负责,希望你能给帝国和陛下一个好的答复。”

“收到长官!”

*

距离王子妃消失第十三天。

因贝塞尔的安全缺乏保障,舰队决定返航,只留下一艘A级甲等飞船。

留下的人员有诺克、武哥、芜城。

A和老K回了守护者星。

傅雷去旅行。

启航号也拖着残破的身体回到了贝塞尔星球上空,庞德和一群修检人员在日以继夜的进行修复。

而亚伯上将让思泽带着耐打耐操的超级战士在清理家园,排除瘟疫等生物问题后,普通战士才会进行进一步搜救和清理。

一切都回到了正轨,除了宇小星。

那个救了超级战士、救了贝塞乐、救了启航号的人不在了。

她消失这在片星辰这片宇宙,渺无音讯,仿佛这个世界她从未出现过。

“诺克上将,你和我爸爸是什么关系?”武哥躺在指挥中心的椅子里,那样子不像是来帮忙,更像是无聊来找诺克聊天的。

诺克看了他一眼。“朋友。”

“我没听他说起过你。”

“可能我们不熟。”

“我如果说宇小星还活着,你会信吗?”

“信。”诺克继续手上的事。“不是因为你是神的后代,是我相信她还活着。”

武哥没介意,支着脑袋讲:“但再强的肉体也无法在宇宙里呆上三天,尤其是她还没有穿宇航服的情况下。”

诺克没回答,将这片星系的所有图纸重叠一起。

“可能是时间、可能是维度、可能是空间,找到她的机率比数清宇宙里的星球还困难。”

诺克仍旧没回应他。

武哥便自说自话的讲:“她一定看见了自己的结局,也许早有准备。”

这回诺克终于有了些反应。

武哥笑了下。“你应该去找殿下,或许收获会更大一些。”

诺克讲:“你要觉得闲,欢迎去开导一下殿下,他已经十天没有出过门了。”

“我可能跟他也不熟。”

“我也和你不熟。”

武哥起身。“既然这样,那我出去逛逛吧。”

诺克讲:“我可以送你回去。”

武哥头也不回的挥手。“我什么时候想走了会通知你的。”

指挥中心少了武哥的咶噪便安静多了。

等到王子妃消失的三十天时,飞船来了几位客人。

是盖尔·安德森和他带来帮忙的人。

这些人都是物理界叫得上名号的,也全都为宇宙这个大世界写了几本书,被耐入教育书里的那种。

诺克对他们礼貌有加,跟武哥一比这态度立马见高下。

武哥似不知道自己烦人,仍一天到晚的晃荡。

他是罗米尼的后代,是神的接班人,能拿他怎么办?

安德森来这里的主要原因是给诺克带帮手,除了找到宇小星之外,更重要的是见一见诺克上将本人。

他在完成这些事情后准备离开,忽然想到从未见过芜城,便说想见一见他。

诺克犹豫的讲:“抱歉盖尔先生,殿下理应出来接见您的,但他现在悲伤难掩,就让他一人静一静吧。”

安德森感叹。“我明白殿下的心情,正因为如此我才更想见一见殿下。”

盖尔·安德森的身份诺克清楚,而且他现在又帮了他大忙,这点要求不过份。

诺克不知道他与宇小星还有芜城那点关系,想了想就答应了。

安德森起身向他致谢,便在大兵的带领下去见芜城。

芜城自然是在飞船上最好的房间里,也就是这A级甲等飞船的主人房。

安德森按了门铃,等了许久都没见人开门,便看站岗的士兵。

士兵站得笔直,见大名顶顶的盖尔·安德森看他,连忙讲:“盖尔先生,殿下时常这样。”

“时常失联?”

“可以这么说。”士兵解释:“殿下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在王子妃搭建的维度空间里,只有他实在饿了才出来找吃的。”

“那我今天能见到他吗?”

士兵看时间。“应该可以,他已经一天没出来了。但我也不确定殿下一定会出来,因为他有时会呆两三天。”

安德森想到还在等着自己的会议,决定不在这里浪费时间。

主要他们两见面也没什么要说的。

要说喜欢,他是真喜欢宇小星,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却也不会像芜城这样沉浸在自我世界里。可能是他们的感情程度不一样,又或者是人不一样,既然见不到,便也犯不着特意等他。

安德森没有见到芜城,再次去和诺克上将打了招呼,便乘坐自己的飞船回了罗米尼。

贝塞尔百废待兴,PD集团已暂时将总部设立在主星。

这次战争影响空前的大,整个联邦帝国都受到挑衅,以贝塞尔为中心的PD集团损失重大,不仅厂地被毁、股东挂掉,就连盖尔家族都受到重创。

按理来说本应该是每况愈下才对,但事情就是这么神奇。PD集团在盖尔·安德森的带领下,销售业绩在战后第一年呈百分之十的增长,直至未来的十年,它以每年千亿营业额奠定了联邦帝国霸主的地位,一手将PD工业帝国推向宇宙,是个货真价实比陛下还富有的男人。

对这样一个男人,芜城并不在意。

他知道盖尔·安德森的到来,也知道他这次来的目的,但他此时实在不想与人谈论他的伴侣。

任何安慰的话都没有用,而与她无关的事他又根本不想听,所以让他一个人独处是最好的方式。

芜城坐在绿地上,看面前这株已经长成半人高的红色小树苗,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它,像是在陪伴他的伴侣。

这个维度能让他平静,能让他感受到宇小星的存在,也能让他想许多事情,和更深刻的知道自己有多爱她。

尤其是在感到饿时。

芜城躺下来,望着头顶这片蓝天,想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事、第一次给他做的饭、第一次……

他和她做过太多疯狂的事了。

可以说很多她想做的疯狂的事情,也都是他想做的。就是这么苦命与契合,也许正是这样他们才会相遇,才会成为彼此选择的人。

芜城忽然又想到新星球上,在山洞顶上她说的话。

她那些话很不可思议,可他这辈子最不可思议的事就是自己遇到她,所以她说的那些他根本无从怀疑。

地球他已经让鼐找到,在遥远的十万光年外,要花费至少十年的时间才能抵达。

芜城都计划好了,等找到宇小星他们就出发。他们可以游历宇宙,回到那里后他们可以住上一段时间,如果她愿意,也可以留在那里,反正他还有个弟弟,不用担心继承的事情。

若是以后有了孩子,他要想回罗米尼星系看看,他们也可以回来。

回来的时候可以跟孩子再走一次他们去时的路,跟他们讲路上的故事……

芜城坐起来。

太饿了,他得出去找点吃的。

门口的士兵看到他恭敬的行礼,告诉他盖尔·安德森先生两天前来过。

芜城随意点头,去指挥中心问诺克现在的情况。

诺克看到他就讲:“殿下,也许你该休息一下。”

“我一直都在休息。”

“你的大脑从未停止转动。”

“它要不转,便是我死了。”芜城来到全息屏前,看他和几位物理博士。“有线索了吗?”

诺克摇头,脸色不是很乐观。“殿下,你要做好准备。”

“我随时准备迎接她回家。”

诺克没再往下说,只讲:“殿下你回去吧,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芜城又点了点头。

在他要走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问:“诺克上将,你确定当时就在这片星系吗?”

诺克讲:“当时我们追着异族飞船而来,同时我也感受到了我女儿的气息。只是等我们消灭异族时,她也失去了踪迹。”说完的诺克肯定讲:“我确定她没有在异族的飞船上。”

白发老头连连摇头。“现在我只想出一个可以论证为什么我们迟迟无法找到王子妃的原因。”

芜城立即问:“什么原因?”

白发老头看他和诺克,叹了口气,愁容满面。“那就是歼星舰消灭异族飞船时,那异族将大家都拖去了其它地方,也就是这里。”

这很荒谬。

但宇宙是未知的,异族也是未知的,而那个白崇祖更是超出未知的未来。

诺克把之前他一些疑惑的点想明白,问他:“有多大机率是空间转移?”

“不是空间转移,是通过次维空间把我们拽向其它星系。”白发老头讲:“诺克上将,你既然这么问,想必是已经有答案了?”

“是的。这里确实和我们最后追踪的位置有些差异,但我们都以为是王子妃带来的异变。”

“再强大的原力也无法与宇宙抗衡。”

诺克礼貌又恭敬讲:“先生说的是。”

芜城蹙眉。“既然已经找到问题,那你们多久可以找到她?”

几人都不说话。

在殿下越来越不满时,还是白发老头出来解释。

“殿下,帝国星系这么大,帝国星系外有无数个星系。”白发老头停顿了一下,看到年青殿下期盼的眼神,无奈讲:“殿下,想要找到王子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不是几乎,而是根本不可能找得到!

五百个帝国星系是一个太阳系,而几十亿个太阳系才有的宇宙,他们想要在未知的星系、未知的坐标里找到一个人……这不是大海挥针,这是要在宇宙里找一颗沙尘啊。

白发老头一说出这话,大家都以为这位殿下会大发雷霆,可实事却没有。

芜城很冷静,他冷静的不像个常人。

诺克难以接受,可他早知道这个答案。他沉默着,看同样无言的芜城,希望他能接受这个现实,又不想让他接受这个结果。

那是他唯一的女儿,他自私的想要有人将她放在心里,并永久的记住她。

芜城脸上极其平静,声音也是如此。“我们总会找到。”

白发老头叹息的讲:“殿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王子妃恐怕……”

芜城目光一冷。“继续找,不管是死是活都必须找到她!”

“……是的殿下。”

在王子殿下的命令下,这艘A级甲等飞船又航行了两个月,最后诺克以燃料不足为由,结束了这漫长且毫无意义和结果的寻找工作。

飞船返航后,武哥向诺克上将告别,回去守护者星球前他去见了芜城。

武哥讲:“如果你相信,那就朝着它走,王子妃会给你指引。”

三个月了,一直坚信宇小星还活着的芜城不安又恐惧,他深邃的眼睛变得不再自信,坚毅的下颌长满胡子,高贵的修养不知什么时候丢失,他像个沧桑不修边幅的大叔,可他实际才刚刚二十岁。

芜城听了他的话,不为所动。

他是帝国的王子,军中战士、同窗同学,他们已将自己所能想到的安慰词汇都说了。

武哥看他样子,尽最后职责的讲:“她一定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也一定有所准备,殿下你仔细想想,她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东西?或是什么话。”

芜城动了下。他缓缓抬头看武哥。

武哥接着讲:“她可以改写历史,可以拯救别人,却无法窥视自己的结局。命运如此,但原力会保护她,她也绝不想离开才团聚的诺克以及深受的你。”

好一阵沉默后,久未开口的芜城沙哑的问:“你相信她还活着?”

“是的殿下,我无比肯定。”武哥讲:“不然我也不会逗留到现在。”

“连诺克都放弃了。”

“你想放弃吗?”

芜城没说话。

他不会放弃,他永远都不会放弃,但他不会轻易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武哥讲:“维度与维度、空间与空间,它们之间是有联系的。殿下,或许现在能找到王子妃的,只有你了。”

“契约是无效的。”

“你们的爱是超越边界和万物的。它比原力更为奥秘。”武哥说完向他欠身告退。

芜城目送他离开,抚摸指上的戒指。

他要如何找到她?

**

话说另一边,被白崇祖抛向黑洞的宇小星在被吸入时,宇航服被彻底撕毁,窒息与灼热包裹着她,让她仿佛置身在烈火地狱。

浑沌中,感觉自己好像死过一次的宇小星渐渐恢复意识,她感到背后有些痒,像是有什么要钻出来一样,接着她不知道坠落到了哪里,被宇宙里的粒子打得浑身都痛。

太痛苦了,为什么不直接让她死掉算了?

死?

不不不,她不能死,她才刚找到爸爸,还没把宇小兽养大,自己还欠着芜城的尾巴呢。

宇小星双手挡在眼前,用力睁开眼睛,透过金色的手臂看到一片紫红色的天。

不对,她不知道这是天还是宇宙,唯一肯定的是她终于看到了颜色和光!

“主人主人!”

小胖焦着的声音出现耳边,宇小星费力四处看,没看到那架白色的机甲。

小胖急死个人的大喊:“主人你快飞啊,翅膀长着好看的吗?”

什么翅膀?

“你的翅膀漂亮也不能收着啊,快!煽动你的大翅膀!”

还好他们两能用意识交流,因为宇小星此时真的张不开嘴。

宇小星听小胖急促的声音,虽然疑惑它的话,却还是按照它的话,示意的挥动双手。

她是觉得它说的话不可思议,才比划下手,告诉它自己不会飞的。

可她刚小弧度的挥动手,就感到耳边一阵狂风煽过,不仅让她身体变得轻松了许多,还感到一阵微凉?

宇小星看到自己背后的大翅膀,一边学习如何使用它们,一边忍不住惊讶震惊。

没容她思考太多,这时她的视线越来越好,竟然看到了一片彩霞。

如果有云,便可以肯定这是天空!

她终于脱离那个无穷无尽的宇宙!

但离开宇宙就预示着万有引力!

她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身上。在随时会摔死的惊慌失措下,她越是想飞起来,却越飞得糟糕,在空中东倒西歪根本不知道怎么控制平衡。

这时挂在她脖子上的项链变成圆碟后又变成机甲。

它追着它的主人一路下坠,用手接住她就讲:“主人你快进来!”

宇小星如见救世主,立即攀住它想进入驾驶室,可耐何她的翅膀太大,没收好的她被卡住了。

这时他们距离地面只有三千米了。

小胖催促的讲:“主人你快点,快把翅膀收好!”

宇小星想说她不会收啊。

可现在不是吵嘴的时候。距离地面越近,原力给她的指引就越清晰,她当然知道现在情况紧急。

好在这个地方风云变幻大、气流急,在下坠的颠簸中她把翅膀收好了。

在距离地面五百米时,她成功钻进机甲,来到熟悉的驾驶室。

而小胖在尝试几次都无法飞起来后,对她讲:“主人,准备接受冲击。”

“什么?!”宇小星脸色大变。“你这不是坑人吗?!”

小胖弱弱的讲:“sorry,这个地方有些怪,我好像受到了某种限制。”

宇小星没再多说,抱好尾巴坐驾驶位上,系好安全带就抱住头。“记得倒数!”

小胖正儿八经讲:“三、二、一……”

宇小星:……

碰的声,巨物坠向地面,砸出个深坑,同时也击起狂沙满天飞。

宇小星被摔得七荤八素,感觉自己身上的每块肉都不是自己的,线个细胞都有它的想法。

在久一阵的静寂中、在万物静肃中、在只有风声中,这个世界又发出一声声响。

比起刚才只能算轻微的。

宇小星强行打开面罩,爬出机甲,站在小胖身上眯起眼睛眺望四周。

很好。

这里充分的体现了荒芜两个字的意思。

宇小星下了机甲,站在有些松软的细沙地面。

这沙又细又白,要不是因为它,她现在绝对摔个重度残疾。

宇小星踩了好几脚,感受到熟悉的引力和踏实的地面,便拍着小胖的头。“你先在这里躺着,我去远一点的地方看看。”

小胖摔得快报废了,它不能变回项链或圆碟,宇小星也没有能装下它的空间钮,只能让它先呆这里。

声音也摔坏的小胖说不了话,因此宇小星跟它说了声就走了。

其实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不毛之地说的就是这里。

宇小星爬上一座小山,举目望去别说人,便是那一树、一草都没有。

“估计是沙漠吧。”宇小星确认安全,嘀咕一句往回走。

她回到小胖砸出来的大坑边,着手修理它。

这里太无聊了,宇小星先把小胖的声带修好,让它陪自己聊天,然后才开始修其它地方。

小胖在头可以动后,转头扫描四周。“主人,你一定不想知道这是哪里。”

宇小星闷头修理,懒洋洋的讲:“我并没有问你。”

“这是黑洞里的世界,至今没有任何人从这里出去过的记录。”

“我说了,我没有问你。”

“主人,你别浪费力气了,我们出不去的。”

宇小星:……

这破东西,她迟早要造一架乖巧又听话的机甲!

不管小胖怎么说,宇小星还是不吃不喝的第一时间把它修好了。

小胖从深坑里跳出来,站在地面的它半个脚掌陷进沙里。它觉得好玩,像宇小星一样踩了好几脚,才去看它蔫了吧叽的主人。

宇小星穿上了衣服,但身上的鳞片和翅膀没有收回去。

这里的辐射粒子高达百分之三十,只有这坚硬特殊的鳞片才能保护她。

所以小胖这一转就看到金光灿灿的主人。

宇小星恶狠狠的讲:“你要敢把那句话出来,我就把你关机了!”

小胖居然意会到了。它转而讲:“主人,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

“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因为没有人会进来这里。”

“总不能自杀吧。”宇小星抬头看有些奇怪的天。“我竟然活下来了,太神奇了。”

小胖讲:“主人,你不是普通人。”

“你说宇宙射线那么强,我会不会进化成什么奇怪的物种?”

“主人,你是万物之主。”

他们两个好像在说同一个事情,又像不是同一个。

宇小星没想要小胖的答案。她说完便躺下来。“管它呢,反正我不管是变成凶残的野兽还是丑得想吐的怪物都没所谓,除了你我也恶心不到别人、也害不到别人。”

她枕着后脑勺,迷迷糊糊的讲:“小胖,我休息一下,你随意吧。”

小胖在她身边坐下,将手放到她上空,遮住光。“我会陪着你的主人。”

宇小星没有回应,她沉入了梦乡。

她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黑洞里是没有时间,应该至今没有人知道它的时间是如何计算的,但宇小星看还亮着的天,心想应该睡的不久。

可她很快就不这么想了。

因为……这里的天一直是亮的!

没有晚上,这是件多不可思议的事!

宇小星刚来到这里,在小胖那样打击又现实的话都没觉得什么,现她在知道没有黑夜后,终于感觉到了绝望。

她坐在小胖的手里,望着这无边无际的沙漠和白天,如打了霜的茄子。“小胖,我们要死在这里,谁会知道呢?”

小胖没有回答。

宇小星自言自语讲:“没有花、没有鸟、没有树木。我们死后没有人知道,我的尸体会被这辐射侵噬,最后化作风与这沙漠溶为一体。”

“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惨,我宁愿我的尸体在宇宙中被人找到,这样至少有人知道我死了,他们会为我举行盛大的葬礼,我或许能上天堂。”

小胖讲:“主人,我们应该往好处想,至少我们现在都还活着不是吗?我们总不能自杀。”它引用她之前的话。

宇小星扭头看它,接着笑起来,笑出声来,大笑起来。“我又没宗教信仰,怎么可能上天堂呢?”

说完她哀叹了声。“我们不能自杀,可我们能做什么呢?据说我能活很久……”想到这里,宇小星有自杀的念头了。

在这里了无生趣的呆几百年、几千年……?

她想先死一死。

宇小星倒在它的手里,捂着脸讲:“小胖你停下来吧,省着点能量,这不毛之地我造不出能量盒。”

小胖这会倒很听话,当即就停下来,找个山陂坐下来。

这里很奇怪的不止是没黑夜,而是不管在哪里都能见到光。

小胖见它主人又要装死,另只手遮她上空,为她挡住这让人不适的辐射和光。

宇小星没真睡着,她在思考。思考哪种自杀方式更可靠更温柔些。

“小胖,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出去吗?”

小胖讲:“主人,我们没有飞船,外面是浩瀚宇宙,我们要如何出去呢?”

宇小星不说话。

先不说飞船,就那宇宙……她都心生恐惧,现在一点也不喜欢它了。

翻个身的宇小星无聊的甩着尾巴。“小胖,如果我疯掉了,你就把我杀了,知道吗?这是命令。”

小胖肯定讲:“主人,你的意志力是诺克的三倍,是R的十倍,也就是说,在以后的一百六十年里你是不会疯的。”

啪。

尾巴落在地上,宇小星连玩的心思都没有了。

她抓耳挠腮。“我们来定个时间吧。”

“主人想怎么定?”

“芜城最多能活多久?”

“他是3S级基因,如果长寿的话,可以活到一百五十岁。”

“他现在二十岁。那就一百三十年后……靠,他怎么能活这么久?!”

小胖:……

思来想去,想了不知道多少个白天,宇小星在小胖提醒她食物不够后,她终于有了决定。

宇小星望着远方,郑地有声的讲:“饿死不算自杀!”

这时地上出现一堆种子。

小胖邀功似的讲:“主人,这里有黄瓜、茄子、辣椒、西红柿等等种子,你可以把它们种活。”

笑容渐失的宇小星:……

“这是沙漠,种不活的。”

“主人,这不是沙漠,这沙子是风蚀形成,它三十公分下是有机土,再往深挖可以找到水源。”

“不可能,如果是有机土壤,为什么这里没有植物?”

“一个是因为没有种子,二个是辐射粒子。主人你有安全罩,可以将它们隔离开来。小范围的辐射植物会吸收掉,再说反正你这么强,吃点带辐射的东西没关系。”

“可是我又哪里来的工具挖水源呢?”宇小星决定的讲:“还是让我饿死吧。”

小胖“哐”一声,拿出一把锄头。“主人,我来解决水源,你来种东西。”

宇小星看到它的装备夸下肩膀。

为何她的机甲什么都喜欢偷?为何她的机甲这个时候要这么聪明?

于是觉得自杀太不光彩的宇小星,在她的机甲带领下,开始垦荒大任。

三个月后……

一片绿荫下,宇小星背靠一颗大东瓜,手里拿着根生黄瓜,一边啃一边眺望远处。从她无欲无求的脸上可以看出,她现浑浑噩噩怕是已失去目标和方向,仿佛也没什么能激起她的斗智。

这时碰的一声,白色机甲落在她三米外,激起沙石满天飞。

宇小星看沾了沙子的黄瓜,呸了下,用黄瓜咂又蠢又笨的机甲头上。

翠绿色的黄瓜打着转稳稳敲机甲头上。

巨大的机甲朝她走来,蹲她身边。

宇小星转过头继续望着远处。

小胖从自己的空间里拿出一堆破旧的零件。“主人,这是我找到的材料,你看能不能用。”

宇小星看也未看。“一堆破铜烂铁。”

“主人,你一定有办法的。”

“没了。”

小胖垂下头沉默着,还是不想放弃。“主人,我要关机了,你会好好活下去吗?”

宇小星脸色微沉。“也许吧。”

“主人你肯定照顾不好自己。”

“那能怎么办?”宇小星挑眼角瞧它。“我能用来造能量盒的材料都用完了,其中包括我和芜城一起做的空间钮、没有组装的机甲零件、各种灵石,你用完这最后一个能量盒,乖乖休眠去。”

“主人……”

宇小星狠下心来,闭上眼睛不理它。

这里太无趣了,她不想在这里孤独的活上百年,即使她还有方法也不想给小胖造能量盒。

小胖也不再说话,坐在她身边静静的陪她度过最后这点时光。

这里不知时间也没有夜晚,闭着眼睛的宇小星一不留神便睡着了。

她不知睡了多久,只感到大地一震,惊醒的她张口就想骂小胖,就见它老老实实坐在自己身边,为了让自己睡得更踏实在挡着头顶的光呢。

小胖望向传来震动的方向,迟疑了下立即往那边跑。“主人我去看看,说不定是飞船被吸进来了!”

兴奋的小胖说完也不管自己还有多少能量,直接飞奔过去。

宇小星看视野很快只有一个小白点的小胖,犹豫了下,便也往那边飞去。

从刚才的震感上来判定,被吸进来的肯定是个大家伙,至少是小型飞船及以上,不然搞不出这么大的动静。

如果是飞船,那上面说不定有人……

有人啊!

她在这里呆了三个月,终于要看到人了吗?老天,希望他命大还活着!

宇小星也激动起来,加快速度紧追小胖身后。

等她到的时候,小胖已经把深坑里的飞船拖了出来。

它这么兴奋是想看看飞船里有什么可以用来造能量盒的,绝对不是关心里面的人是死是活。

宇小星站在坑边上,看忙活的小胖和有点熟悉的飞船。

这飞船是帝国的。

是公民还是战士?他是怎么掉进这黑洞的?

宇小星用原力探测飞船内部,确定这是PD集团出品的东西时瞳孔紧缩。

小胖在大喊:“主人,里面的人还活着!”

宇小星二话没话,飞到飞船上强行打开摔坏的舱门,收起翅膀钻进去。

飞船破烂不堪,灯光设施都坏了,只有一些电线偶尔会冒出几个火星。

屏息往里走的宇小星忐忑而紧张。

她如果没错的话……

她又怎么会有错呢?这熟悉的气息她即使过去百年她也记得,更何况是才三个月。

黑暗里传来一阵响动,想是那人解开安全带出来了。

宇小星站在驾驶室门口,沉默的望着走来的人。

芜城看到她,平静的擦掉嘴边的血,像没事人一样走到她面前。

他们谁都没有先开口,只有彼此的气息交织、目光缠绵,仿佛仅仅是望着对方便能满足。

当然不止于此!

芜城先迈出一步,将她紧紧抱住。

宇小星将头埋在他怀里,深嗅他身上独特的令人心安的气息。

好一阵后,芜城声音低沉沙哑的讲:“找到你了。”

短短四个字,似有万斤重,又似鸿毛轻。

宇小星没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他,用尾巴缠住他腿。

这动作对动物来说,是非常信任的人才会这么做。

芜城低头吻她,扣着她后脑勺长驱直入,来了记深深深深吻。

宇小星有点喘息不过来,抱着他脖子的双手收紧,缠着他腿的尾巴也不由的收紧。

芜城笑了下,摸到她背上的翅膀。“你是想把我腿弄折是吗?”

宇小星一惊,连忙放松缠着他的尾巴。

“我还想做很多事,但比起这些事,我现在更想好好的看看你。”芜城咬她耳朵。“我们先出去,嗯?”

宇小星拉着他就往外走。

她没有什么好隐藏的,这里的一切她都愿意跟他分享,包括她自己。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她便不想责问他为什么要进来这里,更不会骂他,她只想享受现在就拥有的快乐。

在这永无尽头的黑洞里,和她唯爱的人不惧岁月荣光。

宇小星的翅膀很漂亮,张开来能将芜城掀地上。

宇小星的尾巴很灵活,能从芜城的裤腿管钻进去。

宇小星的角也很特别,两长两短,细长又坚硬。

宇小星:……

芜城看阳光下泛着微光的小龙人,久久没说话。

晃荡着尾巴的宇小星忽然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问:“是不是很奇怪?”

“很漂亮。”芜城不假思索。“这是你最大程度的变化吗?”

宇小星点头。“好像就是这样了。”

“挺好。”芜城摸她脸。

在芜城的手碰到她脸时,宇小星收起了脸上的鳞片。

肌肤相贴,温度与情绪交织,让他们能更深入的了解对方。

宇小星望着芜城,也伸手摸他下巴的胡须。“怎么搞成这样?”

芜城重新抱住她。“还能为什么?”

“才三个月……”

三个月,她已经放弃生的希望。这绝对不算个短的时间。

宇小星没有再往下说,只是又蹭了蹭他。

芜城轻敲了下她的角。“三个月?我找了你三年。”

“三年?!”宇小星一把推开他。“不可能,我记得的,最多三个月!”

“这里时间是帝国星系的十倍。”

“同样的一天……”

“时间是相对的。”芜城说完看四周。“你住哪里?”

宇小星便从时间的怪事转过来,指着一处。“那儿,有点远。”

芜城转头看报废的飞船。

宇小星得意的讲:“来,我带你过去。”

“让你的机甲来。”

宇小星一个公主抱把他抱起来就往她的基地飞。

芜城:……

宇小星哈哈大笑,高兴的像土匪抢了个压寨夫人。

芜城意外过后一手抱住她,一手弹她的角。

宇小星一震,差点从天上掉下来。“别乱动!再动就把你扔下去!”

芜城笑起来。“你不会。”

宇小星作势要松手。

芜城先她一步召唤出机甲,反抱着她落到黑翼之刃的手里。

黑翼之刃接住他们两,来了个漂亮的后空翻,稳稳当当落在地上。

宇小星放弃了,坐在黑翼之刃的手里眺望边际。“芜城,我们出不去的。”

芜城在她身边坐下,扣住她手捏了捏。“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不好吗?”

宇小星转头望进他深邃的眼里。

“好。”她扣紧他的手。“我们一起到生命尽头。”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千军万马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千军万马!

喜欢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请大家收藏:(m.qjwm.com)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千军万马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娱乐之荒野食神 走婚 豪门情变:前夫,过期不候 异端教条 大唐风华路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总有暖阳 诸天最强万道钓皇 原来当校长那么爽 星际工业时代 协议搅基30天 网游大武侠 丛林战神 天才神棍:绝色风水大师 空间重生:盛宠神医商女 神级老司机 军婚难违 新欢 我在凡人科学修仙 斗罗之龙王惊世
经典收藏 非正常生物研究所 宝宝心里苦[星际] 快穿 呵!好男人 末世之丧尸会种田 我在星际修仙暴富了! 大英雄时代 地球玩家[无限] 重生1/2废柴 女王剧本通向海王宝座 最后的牧马人 重生星际万人迷 未来之霸气小吃货 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快穿之夙愿未了 做一个合格的万人迷(快穿) 全职医生[未来] 七零奋斗小女人 快穿:黑化BOSS,撩上瘾 快穿后瑾爷又又又凶残了 银河男团育成计划
最近更新 快穿游戏加载中 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 全宇宙都在氪金养我 女配末世养崽日常 快穿之养老攻略 蜂族女王[星际] 快穿之不当炮灰 快穿直播:炮灰逆袭攻略 懒癌治愈法则 星际之宠妻指南 快穿:宿主有点不正常 未来之最强萌妻 人生赢家[快穿] 星际游途 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我,海獭,打钱! 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 她在司爷心尖撩火 戏精打脸日常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 爱吃香瓜的女孩 -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txt下载 -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最新章节 - 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全文阅读 -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